我就是那个自讨苦吃的未婚妈妈

- 发布者:小猜-

没有学历、没有房子、没有存款,父亲过世、男友离开,自欺欺人混日子……是我过去的样子。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去,怡然自得地活着,是我现在的状态。
——小婚家

我就是那个自讨苦吃的未婚妈妈

01、 命运给了我一块烫手的山芋,我必须用双手将它托起
34岁那一年,我的父亲死于直肠癌,那时,女儿仅仅出生56天。
我准备回家奔丧的时候,男友刘兵递过来800块钱,对我说:“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来。”
那一天,滂沱大雨,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知道,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处理好后事,当我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出租屋,发现早已不见了刘兵的身影,我试了所有方式都无法联系到他。
3天后,我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他不会娶我,也不会认我们的孩子。
我什么都没有了,从今以后,我只能靠自己了。
从小,我就听人说,女人要早早为自己打算一下,这样才会少走弯路。
我明白,这种说法是在暗示一个女孩子,找一个好老公比什么都重要。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地方,女孩子20多岁时都已经结婚生子了。
我爸脾气急躁,我妈得理不饶人,两个人经年累月地吵架打闹,从小给我种下了婚姻不靠谱的种子。
高中毕业后不久,我那些没考上大学的女同学们,上街的时候开始陆陆续续带着孩子了。
我不想像她们一样早早结婚,然后像爸妈那样吵吵闹闹过一辈子,我想改变,但又经常有无力感。
那些年,我一边怀疑人生,一边努力寻找慰藉。
遇到刘兵后,他对我很好,我从小没受到过什么重视,觉得他对我的夸奖赞美就是爱了。
后来,我有了孩子,他说生下来,我就乖乖地生了,那时,我已经34岁。
现在,他说走就走了,我没工作、没存款、没房子,人生就这样跌入了深谷。
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喂养孩子,换尿布、做辅食、洗澡、逗她玩耍。
孩子睡了,我不敢睡,在网上找兼职,哪怕是领到一个5元钱报酬的任务,我也很激动。
但是,这样下去,无论我多么勤奋,也很难维持温饱。
知女莫若母,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妈突然出现在我的出租屋。
昏暗的灯光下,斑驳的墙壁旁,妈妈捶着桌子哭喊:“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哦!瞧瞧吃的什么?臭豆腐拌饭;看看穿的什么?十几年前的破秋衣。你,明天给我出去上班!”
我的泪水滚落下来,滴在女儿白皙的小脸上,她撅一撅小嘴,笑了。这甜甜的笑瞬间融化了我的哀愁,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
我使劲儿用手背擦了一把脸,把孩子交给妈妈,夺门而去。

02、累垮了身体,我还能有什么
几天后,我找到了一份医疗公司的会计工作,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节衣缩食。
劳累加上营养不良,我很快就没奶了。
妈妈看我穷困潦倒的样子,只好借口给女儿断奶,将她带回老家喂养。
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养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无能!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改变这一切!既然开源有限,只能先节流。
那段时间,我把一个月的生活费压缩到几百元,还要把工资的一半寄给妈妈,这些年,我欠她太多。
除了白天上班,我晚上还做兼职,常常深夜也不睡觉,但仍然改变不了赤贫的状态。
即便如此,我也从未向任何人伸手要过钱,我不想曝光自己的脆弱,让人当笑话看。
我妈让我去法院起诉刘兵,让他支付抚养费,我摇头,一个不在乎自己亲骨肉的爹,从今往后,我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我坚持每天和孩子通一次电话,半个月回一次老家,那段时间,除了公司的同事,我见得最多的竟然是客车司机。
熟了之后,他问我:“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带孩子?让本该享福的老人受累,这是自私吧?”
我顿时面红耳赤,心被戳得很痛。
女儿喜欢和家乡的小伙伴一起在阳光下的草丛中恣肆奔跑,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健将,每当看到这幅画面,我的心里便暗暗生出向上的力量。
女儿是我的骄傲,为了让女儿知道她有一个令她骄傲的妈妈,我也要努力拼搏!
这样分离的生活过了3年,我年年被评为优秀员工,升了职,工资奖金一路上涨,还攒下15万元,在镇上为妈妈买了房子。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小有成就中时,一次连续加班40小时后,我尿血了。
检查结果尿蛋白2+,隐血3+,是三级IGA肾炎,医生让立即住院。
领导让我回去交接一下工作,我默默地做好一切,默默地独自返回医院。
生病了,我才发现我没有真正的朋友,和单位共事多年的同事也是那样疏离。
我没有告诉妈妈,给姐姐打了电话,她二话没说,立即赶来照顾我。
经过半个月的治疗,我出院了,当时恰逢国庆节,我静静地待在家里,开始重新思考活着的意义。
还好只是肾炎,如果我得了绝症,我的家人怎么办?
我那年幼的孩子,该怎么办?

03、唯有自己走出来,才能和新生活相遇
我深刻分析了这些年的生活,为了赚钱,我像一个不知疲倦也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不近人情、爱发脾气,从来没有认真去感受生活。
国庆节后,我如期出现在公司,班照上,但是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慢了下来,不再急躁,这时,我发现从前那个总和我对着干的上司并没有那么刻薄,坐在我对面的那个新来的小姑娘也没有那么娇气,我改变了心态,世界仿佛也与我和解了,以前觉得格格不入的事物现在都变得顺眼了。
我不再浑身有刺,坦诚告诉大家,“我身体不好,希望大家可以关照我。”我突然发现,示弱其实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我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我越来越明白,与身体上的疾病比起来,心理上的疾病要更可怕。
我总是不敢在别人面前谈论自己,害怕自己未婚生子的经历被人耻笑,这样的后果就是以前的朋友不敢联系,新环境下交不到新朋友。
为了让自己阳光一些,我需要重新敞开自己。我开始尝试在网络上写作,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
我每天坚持写作两小时,网上连载的小说至今已超过了一百万字。
后来,我又加入了重庆市网络作家协会,闲暇的时候,和协会的成员外出采风,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
写作带给我的好处远不只疗伤这么简单,通过写作,那个自卑的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要认识的自己,慢慢地从茧里爬出来了,有了展翅高飞的愿望,有了更高的眼光、更广阔的视野、更大的格局。
我越来越发现,周围的这个世界,自己从未认真了解过。
我开始如饥似渴地读书,思考书中教给我的人生道理;我带着好奇的眼光和诚挚的心与周围的人相处,慢慢交到了几个好朋友。
他们并未笑话我,反而佩服我的勇气,怜惜我一个人养家糊口的不容易。
是的,生活并不那么容易,当我遭遇种种劫难、获得新生后,终于可以淡定自若笑对人生了。
是的,我就是那个自讨苦吃的未婚妈妈,我就是那个执拗地与生活抗争到底的女人。
无论生活有多苦,我早已做好准备,再苦再难,都已不是事儿。
去年,我申请了政府的公共租赁住房,把孩子和母亲接来定居,一家人团聚在一起。
女儿上学,母亲接送,还兼顾我们的饮食,我有了更多自己的时间,工作上驾轻就熟,业余生活丰富多彩。
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每天都微笑着面对一切。
我明白,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找到了我自己,虽然过程漫长了些,但一切都不晚。

来源公众号:婚姻与家庭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