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难伺候的极品婆婆,没有之一!

- 发布者:网络-

史上最难伺候的极品婆婆,没有之一!
       我家的情况是两个孩子,婆婆60多岁,从没带过一天孩子,我两个孩子都是坚持上班到生的那天才休一个月产假又赶着回去上班,但我并不觉得累,孩子也一直是自己父母帮着带,但我自己父母不跟我住一起,欠父母的太多这里不多说。            

      极品婆婆从二宝几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来同住,说身体不好要我们照顾,其实只是伺候公主病女儿月子跟女儿婆婆闹矛盾血压高自己摔了骨头有点裂就想起我了。一直赖着我对我提各种无理要求要我伺候到她满意,我在两个孩子还上班的环境下,曾经给她手洗衣服,说我洗不干净有腥臭味,给她洗过脚,说我脚丫没用手洗,给她擦药擦背,她说我故意用力害她更痛,给她做饭,说我饭硬了害她胃病,给她买菜,说我舍不得花钱买便宜的黑她吃,所有的委屈我一忍再忍,她也一次次丢下恶狠狠的话说再也不会跟我住了,但四个女儿没有一个能让她满意,因为女儿们都是好吃懒做贪图享受公主病,几个女儿几次三番说要打官司抢家产,以后注定要闹法院打官司。       
                               
              反复闹走了来,来了走到现在6年了,摩擦不断,矛盾只增不减,我也忍无可忍,但始终爆发的永远是她,挑刺的永远是她,因为她自认为家财万贯,三线城市有个房子和一个门面有自认为不菲的租金就天天拿来威胁我,一旦我伺候得不满意马上叫嚷着以后房子不给我们,我也从来不敢指望,自己努力在工作的城市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以为从此能太平一点,但事实是她永远不会消停,变着法来折磨人。从不考虑我们供房供车养孩子的压力,月租金一万多,我从不要她一分钱,两个孙子都看不到她一分钱,她却连自己买菜买牛奶水果的钱都不愿意出,她说我们不出钱管她就是没付出,就没资格得她家产,哪怕现在住的房子都是我们买的她一分钱没出,可她只顾自己个人享受,想要我们给她皇太后般的生活,出门有车进门有仆,随时要端茶送水嘘寒问暖,天天喊这痛那痒,60多岁吃得比谁都多,家务不干,天天躺着看电视,小区散个步都不愿意,天天要她儿子陪才去散步,回来还要她儿子给她按摩,但她愚孝的儿子始终乐此不疲。                                                    

           然而我没资格有意见,我只要一点不顺从,敢提半点意见,我老公就会护着他妈,保护起来,生怕我气到她,我气死跟他没半毛钱关系。每天我累死累活下班回来要管孩子作业,洗衣做饭,还要严格按她要求做她爱吃的送嘴边,孩子爱吃做了她就念死,说她不能吃,吃了会得病。哪怕只需自己装个饭都不愿意,装好还要三请四请才愿意上桌。吃完永远都是各种挑剔,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头上,几乎每天都会骂我没孝心,骂我给她脸色看,骂我对她不好,不想跟她住。              

          分开住租房给她也试过,但还是闹,半夜可以说病了把他儿子召唤过去守着,天天念老人是要人陪要人照顾要人守着的,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不是我不跟你住,是你自己作死不住我买的房,不是我不做饭给你吃,是你自己要挑剔骂我害你。我么也曾因为这些闹过很多次离婚,但毕竟两个孩子,因为孩子抚养权问题没离成,我选择隐忍仅仅只是因为不想两个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孩子跟他就是废了,三观不正的家庭我不想孩子接受他们家的教育,但我不可能争取到两个孩子抚养权,也养不起两个,老公的偏袒.宠溺和不作为,只能让婆媳矛盾更升级。               

         几年来一直觉得自己家里像安了个定时炸弹,随时感觉自己会粉身碎骨,家破人亡。最近一次的发作更让我忍无可忍,她的饮食基本没人能忍受,包括她女儿们,但我还是顺从她,只为看到她能有消停的一天,但我错了,这一天我永远等不到。她不吃鸡蛋,牛羊肉,鱼,豆腐,香菜,韭菜,西蓝花,所有豆类,花生油,甚至所有菜不能放酱油,却极为挑剔的要求我做得好吃,不合胃口人家就摆脸色不吃,很多次不吃我当然也不会求她吃,这种时候少不了在她儿子面前挑拨离间。这次更离谱,我做的其中一个菜只是放了一点耗油,她平时吃东西吃得比谁都多,属于好吃懒做类型。吃完当天没发作过了一晚,早上6点多我起床刚打开房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她的炮弹就发射过来了,基本是吼叫的,说我故意做酱油害她,明知道她酱油过敏,害到她身上脸上全被自己抓烂了,最后大清早以能惊喜全栋楼的鬼哭狼嚎声控诉我的罪名,说我害她吃了好多酱油,我又一次谋财害命罪名成立。                                                              

             我受不了这种无端的指责回敬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放酱油了,我为自己辩解我一滴酱油都没放,但她一贯的作风都是她断定的东西,即使与事实相差径庭,她绝对会一口咬定,就好像我嫁她家就是高攀了,就好像我嫁进她家十几年生两个男孩自己带大却从未付出过,凭什么得她家产,我早说过我不要,你为何要赖我家折磨我,为何要闹到我家破人亡。            

               鬼哭狼嚎作死闹到我们出门上班,毫无疑问又是唱那出,逼他儿子赶紧找个大房子,她要搬走,个个女儿那里告状我的逆行,把女儿叫来助威,女儿们当然不负众望,我领教过无数次,个个都可以指着我鼻子骂我不孝,一群道德婊,自己做不到有什么资格骂我。庆幸自己买了房逃离了她们都控制。十几年任何过年过节,我不是请所有姑子拖家带口的十几口出去饭店吃饭,就是自己一个人累死累活在家做饭,她们吃完各种挑剔不说,我那极品老佛爷每次还要我拿钱打发她女儿小孩,还要我买各种吃的欢送她们走,即便这样,还是不知足,还还要被骂。我彻底放弃与她们和平共处,我选择不回他老家,惹不起躲得起,我的选择是明智的。     

            更无理的要求是,每年过年,两个嫁出去的小姑子,和两个未嫁的大姑子,都要求来我买的房子长住,注意不是吃饭那么简单,是以尊贵客人身份长住 ,等我当全家都保姆,她们负责打麻将,吃喝玩乐过个肥年,先不说我这三个房挤不下,就算挤得下我难得的假期为何要做你们保姆,我当然有权拒绝,但换来的就是无休止群攻,所有人包括我老公骂我不善待他家人,请问,你自己善待过我吗,你们家人我从不敢要求她们善待我。一次次的伤害,心寒至极,我始终还是要走离婚这条路。

请问,要是你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