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谈恋爱用力过猛,也许是因为缺爱!

- 发布者:小猜-

知乎上有位男网友发帖,咨询“恋爱用力过猛”的问题。
他追一个女孩子,想尽一切办法,讨人家欢心,花式表白,送小礼物,帮忙占座,对方刚有点温度,他这边就已经热的冒烟了。
有的时候,女孩子没回他微信,他感到郁闷,吃不下饭,但只要对方一回,他就特别开心,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希望。
太过用力,反遭嫌弃。追到最后,女孩子吃不消了, 二人的关系,眼看就要泡汤……
恋爱容易用力过猛的人何其多。书单君今天和大家聊聊,为什么我们那么努力地付出,却常常换不回满意的感情?
一、缺爱的孩子伤不起
恋爱用力过猛的人,普遍是因为缺爱,其问题根源,往往来自原生家庭。
在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生长在一个冷漠的家庭环境里,从未得到足够的父母之爱。
有一次,松子偶然发现,自己撅着嘴、歪着头,做出怪相时,一向淡漠的父亲,竟然冲她微笑。于是,她便经常用这个表情取悦父亲。
这种行为模式,一直延续到松子长大成人,她通过不断取悦对方,来维系跟男人的关系。
那些恋爱用力过猛的人,也是如此。他们觉得,自己必须做点特别的事情,别人才会爱自己,他们需要不断从外界得到反馈,以证明自己值得被爱。
有些人谈恋爱用力过猛,也许是因为缺爱!
美国心理治疗师苏珊·福沃德,在《原生家庭》这本书里一针见血地指出:
缺爱的孩子长大后,很难在成年人的生活中界定自己的身份。因为他独立的思想、情感以及需求,从未得到过任何鼓励,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面对恋爱关系时,应该抱有什么样的期望。他需要学会在对他人奉献的时候,有所保留,学会尊重自己的权利、需求和情感。
在生活中,一个人恋爱用力过猛,除了是因为缺爱,还可能是他有着特殊的性格。
在《九型人格》一书中,人格被分为九个形态,其中有一款是:助人型。
拥有这种性格的人,他们异常热心,乐于助人,甚至用委屈自己的方式来迁就别人,看到别人满意,才会觉得自己活得有价值。
在恋爱中,这类人最大的恐惧就是,我若不千依百顺地让她满意,她就会抛弃我。
《天龙八部》里的游坦之,就是典型的“助人型”男友。
有些人谈恋爱用力过猛,也许是因为缺爱!为了讨好阿紫,游坦之甘愿当玩具,满足阿紫的变态嗜好,比如放人鸳、喂毒虫、跪下亲吻阿紫的脚趾头。
最惨烈的那次,阿紫将一个烧红了的铁头套,套在游坦之头上,并给他取名为“铁丑”。
游坦之这位“真的猛士”,何止是恋爱用力过猛,他简直是用生命在恋爱。
但正如上面所说,太过用力,反遭嫌弃。到最后,游坦之挖掉自己的双眼,换给失明的阿紫,依旧没能打动她的芳心,还是被无情地抛弃了。
在九型人格理论中,助人型最健康的状态,是不求回报的利他主义者和关怀者,最不健康的状态,则是心身疾病的受害者。
[ 你是否处于一个健康的恋爱状态呢?文末有一个测评,帮助你了解自己陷入了哪些恋爱误区。]

二、情场圣手的“身份焦虑”
恋爱用力过猛,有时是缺爱所致,有时是性格使然,还有一种情况,稍微复杂一些。
有的人恋爱用力过猛,并不是为了恋爱本身,而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表演,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电影《行运一条龙》中,周星驰饰演的何金水,在蛋挞餐厅送外卖,却因为风流倜傥,被同事称作“蛋挞王子”。
这位蛋挞王子,恋爱不只是用力过猛,品味还与众不同。
有些人谈恋爱用力过猛,也许是因为缺爱!
有个貌美如花、身材惹火的女郎,缠着何金水,说要送车送房给他,只要他高兴,怎样都可以。
何金水听后,不为所动,反倒站在道德高地,义正辞严地质问,你以为爱是可以用金钱和物质来衡量的吗?
何金水前脚拒绝惹火女郎后,立马又转向一个邋遢的广场舞大妈,向她大献殷勤,倾诉衷肠,被大妈一口拒绝后,何金水痛哭流涕,伤心欲绝。
看到这个违反常理的画面,围观的人全都惊呆了,这时,由吴孟达饰演的茶餐厅老板,不失时机地点评道:他纯粹是在享受泡妞的过程,捕捉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能不能泡到妞,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泡妞泡到这种地步,真是最高境界。
事实上,惹火女郎和广场舞大妈,都是何金水花钱雇来的,他装酷扮帅,只为骗取同事对他的崇拜。
何金水机关算尽,其实是为了维持一种“情场圣手”的人设和身份。
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一书中指出,在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有一种担忧,担忧无法与社会设定的成功典范保持一致,失去尊严和尊重。
而一个光鲜的身份,在许多人眼中,是在世间所能取得的最美妙的利益。

由此,许多人通过“用力过猛的恋爱”,来彰显自己的特殊身份。
比如大仲马著作《三个火枪手》里,那个“位尊而多金”的情场浪子白金汉公爵,他为了跟法国王后“谈恋爱”,不惜发动英法战争。
他是这样向法国皇后表白的:
我计划进军雷岛。您认为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与您见面的快乐!英法这场战争可能带来和平,而和平是需要谈判的,谈判者将是我。那时,就没有人再敢拒绝我,我将重返巴黎,再和您见面,再获得片刻的幸福。不错,成千上万的人将为我的幸福付出生命。但为了跟您见面,哪怕把世界搅个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
为了一场恋爱,发动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不惜让成千上万人死亡,这大概是书单君听闻过的“最用力过猛”的恋爱。
但白金汉这段爱情表白,更像是一种身份的炫耀,他身居高位,执掌大英帝国军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视人命为草芥,一字一句,都透露出身份的骄矜。
理解了“身份的焦虑”,就会对一些“用力过猛的恋爱”见怪不怪了。
比如,书单君上大学时,有位富二代同学,追求一个女孩子。
有些人谈恋爱用力过猛,也许是因为缺爱!
在女孩生日那天,他准备了1999朵玫瑰,放在豪华奔驰后座,在傍晚时分,一骑绝尘地开到女生宿舍楼下,摸出一把美国“Gibson”吉他,自弹自唱,还配了大功率的音箱,搞得风风火火,万人空巷。
这种“用力过猛”,其实更多凸显的是一种身份,而不是恋爱本身。
大概是这位仁兄五音不全,唱得太难听,女孩压根儿没下楼。
恋爱的动人之处,就在于不管你用多大多猛的力,它都能四两拨千斤,除了收入、家世、性格这些外在条件,更重要的是“一种感觉”,一颗真心。
在小仲马的小说《茶花女》中,男主人公问茶花女,那么多有钱有地位的,为什么选我?
茶花女回答:他们爱我是为了自己,你爱我是为了我。
三、永恒之伴侣
有时候,恋爱之所以会用力过猛,是因为你在爱别人的同时,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爱自己。
王菲唱过一首歌,叫《给自己的情书》,有句歌词很到位:自己都不爱,怎么相爱,怎么可给爱人好处。
确实如此。
在现实中,无数人爱至情浓,用力过猛,心心念念全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委屈自己,最终失掉了自我,成为怨侣。
张爱玲对胡兰成的恋爱,如她自己所说,可谓是低到了尘埃里。
她从小家庭破裂,性格孤僻,跟胡兰成确定关系后,一心付出,毫无保留。
胡因战事躲起来,张爱玲担心他没有经济来源,将自己所得的稿费,一股脑地寄给他。谁想,胡兰成非但不领情,还用这些钱来花天酒地。
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也爱不了别人,更不会爱大千世界。正因如此,王尔德才说,爱自己,是一生浪漫的开始。
相反,一个爱自己的人,不但能爱别人,还能去享受世间的所有美好。
罗素在自传中,说到自己活着的三大源动力: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
在这三大源动力中,罗素将对爱的渴望,排在第一位,正是因为爱能激发人们的生存意志,其他两项,都是因为爱所衍生的。
因此,恋爱用力过猛,从某种程度来说,也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正如周星驰电影《苏乞儿》里,吴孟达对周星驰说的那几句无厘头的台词——
周星驰:老爹,我要上京考武状元。
吴孟达:儿子,我们苏察哈尔家等你这句话等了整整20年!
周星驰:错了,我是为一个女人。
吴孟达:英雄!为女死为女亡,为女去考状元郎。

看似戏谑的台词,其实揭示了一个简单却又深刻的道理:爱的功能,就是让我们通过跟他人的交流或结合,成为更好的自己。

小猜说了这么多,是为了解决“恋爱过猛”的问题,但绝不是让大家在恋爱的道路上,裹足不前。
谈恋爱这种事,毕竟是感性大于理性,对于“初谈乍恋”的痴男怨女,稍微用力过猛一些,在所难免,不必谈虎色变。毕竟,多数人的“恋爱过猛”,远未达到病态的程度。
在黄舒骏的《恋爱症候群》里,有一段关于恋爱态度的口白:
有许多专家告诉我,他们说要以理性的态度谈恋爱,我想,大概这些专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不信你试试看,谈恋爱还会有理性,我想那大概是假的。
朋友,大胆地享受恋爱吧,愿你的人生被爱包裹。
爱自己,爱别人,爱世界。